返回列表 发帖

【言语关系】恐怖片

露卡和凛一起看恐怖片的经历
初稿,可能会改

“呼——”
走出浴室的露卡发出疏懒的声音。
或许是泡澡过于舒适的原因,她脸色通红,身上随意围着一条厚实的浴巾,遮住胸部至大腿根。虽然是娇小的身体,但短短的浴巾也不能完全遮拦得住。意外丰满的胸部高高隆起,裸露的锁骨粉嫩通红,上面隐约可见冒出的热气,让人有种想要轻咬的冲动。
露卡从浴室出来之后,我的目光就直直黏在她身上。
“凛,回来了!”
露卡没有察觉到我努力想要遮掩的目光,露出可爱的笑容笔直朝我走来。
“今天,有点迟呢”
“嗯,聚会之后稍微在周边逛了一下。”
今天我在蕾的帮助下,与同样来自地球的人们开了个小小的同乡会,大家聚在一起交流和回忆地球的时光,顺便还吃了个晚餐。
聚会完结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但天空依旧像正午一样明亮,街上的人流跟白天也没啥区别。
这个世界在刚刚开完地球同乡会的我眼里,依然有种不可思议的新鲜感。
突然起了兴致的我并不着急回家,于是拒绝了蕾搭我一程的建议,独自一人悠闲的绕着商店街逛了一圈,等发现快到与露卡约定好的时间才慌慌张张的赶回家。
“聚会,开心吗?”
“嗯,超开心的!”
“那就好”
露卡直接坐到我旁边,身上散发的沐浴露香味带着热度直扑过来,是对心脏稍微有点刺激的味道。
“呐,露卡,有点事想问一下。”
“嗯?”
我情不自禁的做出吞咽的动作,朝着摆弄干发巾的露卡找起了话题。
“这边的世界,有在夏天才举办的,庆祝夏天的活动吗?”
“夏天的,庆祝活动?”
“对对!”
这是我在回家时突然想起的问题。异世界虽然全天都是明亮的粉色天空,但是也有好好的区分四季和夜晚,也会有阴天和下雨,所以我很好奇这边有没有发展类似夏日祭典的活动。
露卡因为我的问题而陷入认真的思考之中,她在思考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嘴巴用力抿成一条直线,这一点在我眼里也很可爱。
“…抱歉,这边没有,庆祝夏天的活动。”
“这样啊。”
果然没有啊,我的语气有些低沉下来。虽然早有预感,但她的回答多多少少还是让我内心有点遗憾。
毕竟这边除了异样的文字和粉色的天空外,不管是环境还是房屋布局都与日本神似,时常会让我有种仍身处日本的错觉。
身处异世界的实感,因为露卡的回答又增多了一分。
“抱歉,问了露卡奇怪的话题。”
“唔…”
露卡凑了过来,柔软的身体揽住我的手臂。
“庆祝夏天的活动,有兴趣,凛给我说说。”
她露出好奇的表情,湿润的眼睛上,睫毛还沾着没来得及擦拭的小水珠。
“会做什么呢?那个夏天的庆祝活动”
“露卡有兴趣吗?我想想,大概是穿上浴衣,去祭奠的摊位那里买东西吃或者玩吧。吃的东西惯例的有章鱼小丸子,鲷鱼烧和炒面之类的。玩的大概有射击,雕糖和捞金鱼。不是我自夸,我捞金鱼可是很强的哦。”
露卡配合我的手指闭上眼,我边帮她擦拭掉睫毛上的小水滴,边将回忆仔细整理成语言。
“然后到了深夜快要结束的时候,就会迎来花火大会。”
“花火大会,是什么?”
说真的吗?连花火大会都不知道吗!
露卡的提问让我一时有些目瞪口呆。不过这边的天空永远处于明亮状态,就算有烟花这类产品也看不清,所以许多夜晚才能使用的东西在这边并没有被发明吧。
我花费了一番心思跟露卡说明了什么是烟花,并且仔细讲述了一下其他的活动。
“对不起,凛。这些活动,这边都没有。”
露卡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她的手早已不再摆弄头上的干发巾,而是紧紧抓住我的衣袖。
“因为这边,不会庆祝夏天。所以,凛寂寞了。”
她有些哀伤的脸让我恍然大悟,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题。仔细一想的话,前不久我才刚刚选择留在这边,今天去参加同乡会回来就用充满怀念的语气向她讲述地球的事物,这不就显得我很后悔没有选择返回地球吗?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后悔哦”
夏日祭典只是一个突然话题而已,我并没有任何其他额外的深意。我绞尽脑汁,手舞足蹈的向露卡表达出这个意思,证明自己并没有后悔。
事到如今我早已不后悔选择留在这个世界了。因为这个世界有露卡在,仅此一人的重量足以压倒整个世界。
“我永远都会呆在露卡身边的”
我紧紧盯着露卡的眼睛,澄黄的眼瞳里倒映着我的身影,想必此时我的眼瞳也倒映着她的身影吧。
这个眼里倒映着我的身影,娇小可爱的恋人,就是我对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了。
“所以别想摆脱我哦”
我爱惜的捧着露卡的脸,在她唇上落下几个轻吻。

TOP

花了漫长的时间,两人摆脱掉情迷错乱的气氛,今晚真正的主题才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啊!差点就忘记了。”
“忘记什么了?”
我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还没到十点,还来得及。
“露卡,来看电影吧!”
我兴奋的从沙发旁边的单肩包里掏出两张碟片,将封面秀给露卡看。
这是我在商店街闲逛的时候,一时兴起从影像店里租来的恐怖片。
“在日本,说起夏天,就是恐怖片了!”
我大言不惭的代表日本加入了夏天看恐怖片的习俗,反正也不会有人跨越世界过来抗议。
“恐…恐怖片?”
露卡盯着我手中的两张影碟,琥珀色的双眼顿时失去神采。
“现,现在已经快十点了,再不睡觉的话…”
“欸,明天我和露卡不都是休息吗?今晚就让我们悠哉的过吧”
我拉住企图逃跑的露卡,左右摇晃着她的手。
“我有点,不擅长这种片子。”
“没问题的,有我在你身边。两个人一起看的话,恐惧就只剩一半了”
我用着毫无道理的强词夺理,试图说服露卡。
因为我的juliamo还是个半吊子,所以言情片这类台词比较多的片子我暂时还没法看,反倒是更适合特效片和恐怖片这些不需要很好理解剧情也能迅速体会到气氛的片子。
“呐,露卡,一起看嘛。”
我轻轻摇着露卡的身体撒娇,内心却因为自己的灵光一闪而窃喜起来。
露卡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心都十分柔软,看上去不擅长对付恐怖片的样子。正好最近我总是在露卡面前表现出弱势的样子,这一点让我十分在意。
明明我才是人生的前辈,但是我们之间的立场却好像颠倒了一般。
今晚正是重拾长辈立场,让露卡好好依靠自己的时候!
上吧!高远凛。
“唔….好吧。凛先去洗澡,我去准备零食和饮料。”
“好耶!”
我抱着露卡转了一圈,举起双臂欢呼着,趁着露卡准备零食的时候,嗒嗒嗒的跑进浴室。
“哼哼哼,真是期待呢。”

TOP

等我走出浴室时,露卡已经换上了睡衣。
桌子上放着两杯满满的冰镇西瓜汁,以及一些露卡趁我洗澡时现做的小吃。
“可乐,橙汁,都没有了,只有西瓜汁”
“不是挺不错的吗,甜甜的很好喝啊。”
我并没有露卡这种出浴后披着浴巾的习惯,而是赶紧将身体擦干,换上家居服兼睡衣的T恤短裤。
“不是这方面,而是…”
电视还没开,露卡有些坐立不安的盯着漆黑的屏幕。明明还没开始播放影片,她就一幅害怕的样子,真是可爱。
看来我应该洗得更慢一点,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那,开始了哦?”
“嗯..嗯。”
虽然我在日本的时候也不太擅长恐怖片,不过我相对于从小在异世界长大的露卡来说,有一个绝对的优势——我不怕黑!
“哼哼,放那张先好呢。”
我犹豫了一下,将其中一张简介看上去类似德州杀人狂的恐怖片塞入播放器。
在影像店逛恐怖专区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可能是因为没有黑夜的原因,这边的人没有体会过夜晚和星空,因此对于黑暗相对敏感得多,就算是恐怖片,也不会拍得非常漆黑。
对于我这个经历过更加漆黑的恐怖片的人来说,这边的场景都太过于明亮,让我感受不到恐怖的气氛。
“露卡~开始了哦。”
我故意捏着声线模范鬼怪的声音,拉上厚重的窗帘。
隔绝了外界光源的客厅顿时变得无比暗淡,唯一的光源只剩下电视的影像。
“凛,好可怕。”
“啊哈哈,lets go!”
我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按下播放键,开始了今晚的恐怖片之旅。
【本片由真实故事改编】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juliamo版的开头字幕,这种渲染真实性的桥段,在地球见得多了,游刃有余哇。
开始的剧情只是介绍出场人物的无聊情节,对话也特别多,完全没有沉浸感。感受到语言隔阂的我,无聊的撕开一包薯片。
“露卡要薯片吗?”
“不,不要,唔…”
听得懂电影对话的露卡马上就沉浸在电影里,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身体正紧紧贴着我,柔软胸部抵住我的手臂。
呀,恐怖片真是选对了,极乐极乐!
明明才吃完饭没多久,我还是不停的往嘴里塞着薯片。
“凛,吃太多,会胖的”
“没事的,这么一点热量,明天学习就会减下去了。”
露卡身为学生也明白的吧,学习真是超耗体力的。
一想到明天还要勤奋学习juliamo,我的肚子就条件反射的感觉到饥饿,于是又吃了别的零食。
“哦哦,终于要开始剧情了。”
随着剧情展开,我也把注意力从零食转移到屏幕上。
从简介就可以看得出,这片子讲述的是一个变态杀人狂与七个他认为有罪的人相互搏斗的故事。
大致的剧情是杀人狂将七个注射了肌肉松弛剂的被害者丢到了即将废弃的大楼地下室,唯一的出口被两把大锁紧锁着,但是钥匙被杀人狂随机丢弃在了地下室里面,被害者们需要躲避杀人狂的追踪,找齐钥匙才能脱困。
各种充满既视感的要素,让我不禁笑出声。
不过我的笑容,没坚持几分钟,就隐隐约约有崩溃的迹象。
“咦!”
经过半个小时的过场,躲藏在阴影下的杀人狂终于露出的他的真容。这位自称医生的杀人狂有着火烧而狰狞的脸庞,披着一件挂着各种刑具的白大褂,手中持有的电锯给人深刻的印象。
为了让这些不懂得珍惜生命的人感受什么叫死亡的绝望,他从容的背过身倒数200秒,让那七个人趁机逃跑,狰狞的脸上露出从容不迫的微笑,让人毛骨悚然。
片子里的场景虽然在地球过来的我眼里有些过于明亮,但是在导演的把握下,地下室突暗突明的环境,反而比单纯的黑暗更让人喘不过气来。
果然不管在那个世界都有这种实力派的导演和编剧,对得起店员的强烈推荐。
虽然场景方面受到思维限制,做不到地球经历过黑夜而造就的恐怖气氛,但是相对的在人物张力的把握上却比地球这边的片子更加成熟。
“凛!”
露卡一下子从我旁边站了起来,畏畏缩缩坐到我两腿之间。她整个身子都几乎扑到了我的怀里。
艳福来啦!虽然我想这么说,但我也正因为高潮迭起的剧情而颤颤发抖,只能下意识抱住她,从这具娇小的身躯上寻找安心感。
虽然十分害怕,但我跟露卡还是紧紧盯着屏幕,没有放过一丝剧情。嘴巴因为紧张而不住张开,不一会就感觉到口舌干燥。
放置了有一段时间的冰镇西瓜汁,杯壁已经凝结一层小水滴,我拿起来喝了一口。
冰凉甘甜的果汁,让我从紧张的剧情中短暂的分离出来,滋润了我身心。
屏幕里,杀人狂正对着几个纸箱黏上胶带,,箱子里的人为了不让他发现而紧紧闭住呼吸,宽厚的胶带将几个纸箱都黏了一圈又一圈。
围上胶带后,他突然对着几个空纸箱看了起来,发出剧烈的响声。
【嘿嘿,这箱子居然会动。】
靠近正在颤抖的纸箱,他对着隐藏在纸箱里的人说出这句话,随后干脆的用斧头直接砍向纸箱。
被胶带层层圈住的纸箱像喷泉一样溢出血液,无比粘稠的红色顺着纸箱表面流淌,流入底板的缝隙中,滴落在另一个掩着嘴巴,使劲让自己不发出声音的受害者的眼珠上。
“呀!”
露卡突然发出一身尖叫,从我身上直接跳起。。
沉浸在剧情上的我在各种意义上都被她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才让手中的西瓜汁没洒出来。
“血,冰冷的血。滴到了我脖子上,流进胸口了。”
露卡蹦跳着,拉扯着自己的衣领朝里面看,找到流入胸口的血。
冰冷的血?冰冷?
我借助屏幕的光望向自己手中握着的冰镇西瓜汁。鲜艳欲滴的红色液体就在杯子里流淌着,真像屏幕上的受害者流出的血液。
我刚刚才喝了一口,现在还没吞下去…意识到这点,我差点喷了出来。
“噗…唔!咳咳”
我前面就是刚刚洗完澡的露卡,绝对不能喷到她身上。于是我赶紧将口腔里的西瓜汁吞下去,结果因为太过紧张呛到。
“凛,怎么了?没事吧?”
自己刚刚才因为冰冷的水滴而惊慌失措,我又突然做出奇怪的举动,直接让露卡脸色都白了。
“咳咳,没事,只是呛到了”
我缓了缓气,用手背擦拭掉唇角的西瓜汁。
“露卡,冷静一下,刚刚只是我手上的西瓜汁滴到你身上了”
我赶紧将露卡拉回怀里,把手中的西瓜汁摆得有多远是多远。估计接下来的几天,我都会对红色的液体有反应了。
“要不,我们不看了吧。”
“唔,有点想知道结局。果然,还是看到最后吧。”
露卡你比我想象中要大胆啊,明明我这位人生的前辈都退缩了。
“好吧…”
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剧情我是坚持下来的。我跟着露卡紧紧抱着,一惊一乍的看着杀人狂用各种残忍的手法干掉一个个人,整个屏幕都充斥着血浆和疯狂的呐喊,而我的脑子则充斥着一种想法。
我,高远凛,真的超不擅长恐怖片!

TOP

“终于,终于,结束了。”
熬过血腥迭起的一个小时,我终于盼到了期待已久的谢幕。也不顾有没有彩蛋,我迫不及待的关掉了电视,拉开了厚重的窗帘。
“又发现了异世界的一个优点。”
明明是深夜11点却依旧明媚的粉色天空,让我和露卡都感到由衷的安心起来。
我做了个深呼吸,尽量让躁动的心跳平复下来。
“露卡,好可怕哦!”
完全做不到理想中游刃有余的自己,我再次与露卡抱在了一起。
“没想到,那个杀人狂居然是假的,真的杀人狂居然是一开始自杀的那个人。”
“露卡,不害怕吗?”
露卡脸上还残留着受到惊吓的痕迹,但是语气中却有些兴奋。
“看的时候,害怕,但是现在,不怕了,十分有趣!”
露卡,你这样子让我有些害怕哦?
但是,有趣吗?
我完全没发现有趣的地方,心里只想着绝对不要再看恐怖片了,我的心中承受不住这份刺激。
“凛,害怕就休息一下吧,桌子我来收拾”
得救了,老实说我现在身体还有些发软,站都站不直。我老实的听露卡的话躺着沙发上,感受着阳光透过窗帘温暖身体,渐渐祛除身体与内心的阴冷。
在阳光下缓了好一会,直到眼皮有点撑不住,我们才舍得去睡觉。
“凛,还害怕吗?今晚一起睡?”
发困的露卡半眯着眼,依在寝室门口看着我。
“啊,不用不用。我在沙发睡就可以了。”
往常的话,我可能会高兴得跳起来。但是刚刚看恐怖片的时候就已经露出这么多怯弱的举动,不能在露卡面前暴露更多的懦弱。
“唔…晚安。”
目送眼皮有点睁不开的露卡关上房间门,我立马就躺在沙发上,露出比自己想象中更没用的样子。
这恐怖片,也太可怕了吧!
现在一看见周围的角落,就有一种随时会有杀人狂从里面跳出来追杀我的感觉。
刚刚看完这部恐怖片的我,恐怕这段时间都不敢走进阴暗的地方。
我闭上双眼,努力的想象着自己正在睡午觉。
幸好这个世界没有黑夜,在窗边的沙发上睡觉的话,只要不拉上窗帘或者遇上阴天就光线就永远充足,很有睡午觉的气氛。
快点睡觉吧,只要想象自己在睡午觉,就可以安心睡着。
“不行啊。”
闭上眼之后,心中的违和感反而增强了。
“明明能感觉到太阳在照耀,但是周围一片寂静,连虫子都不叫。太诡异了。”
这完全就是地球那边的恐怖片的标准配置。
“住,住手,我的头脑,不要再想了!”
这下不止是刚刚的恐怖片,连地球那边的恐怖片片段都开始在脑海回放了。
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我辗转反侧了好一会,下定决心起身,敲响了露卡的房门。
“露卡,我果然还是睡不着,一起睡吧”
“露卡,露卡?该不会已经睡着了吧!”
“啊啊,我一个人在客厅感觉好可怕啊,露卡快开开门,求你了。”

TOP

返回列表